Jul 03 2011

清新縣“扶貧復明”活動 義工感想

Published by at 1:13 am under 扶貧復明,清新縣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清新縣“扶貧復明”活動  義工感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 下鄉篩查階段  2011年6月20日 – 27日 )

六日五夜的扶貧復明行動,我們香港義工一行數人,與新希望眼科醫院的醫療外展隊通力合作,到清遠市清新區的城鄉進行白內障患者篩查,免費為農村居民檢查眼睛,希望找出有成熟白內障的長者,以低收費或免費為她們進行白內障手術。這次服務曉有意義,使我感受良多,以下節錄數句出自不同人物的說話,與大家分享:

 「睇唔到呀睇唔到呀,阿婆唔識字!」一位婆婆一邊耍手擰頭,一邊笑嘻嘻的說。

老人家在接受裂隙燈檢查是否患有白內障前,都要進行視力測試,在一定距離內看不同方向和大小的英文字母E,以判定病人的視距。活在農村的長者們,當然不懂得英文字母,於是義工們便要詳細解釋:當三枝叉指向右邊時,你便提起手往右邊掃;當三枝叉指向上方時,你便向上掃……話音未落,婆婆便急不及待的說她甚麼都不懂,不用教了。這個時候,便是考驗我耐性的一刻,我要再慢一點、再詳細一點、再不厭其煩一點的向婆婆說明這個如洪水猛獸般的E字!最後,當婆婆聽到我溫柔的語氣和耐心的講解,她才嘗試細細理解,呀,原來也不是太困難哦!

「要千五元呀?阿婆好窮,怎麼找得到這麼多錢?不做了不做了!」一位婆婆聽到一千五百元這五個大字,便望而卻步了。

若然病人是低收入保障戶或退伍軍人,便可以免費進行白內障手術;若不是的話,就需要付一千五百元,這個價錢與內地醫院動輒五六千元的收費,可謂超值了。然而,內地農民一般收入微薄,生活足襟見肘,很難有額外的儲蓄,有些人甚至要向親朋戚友借錢以應付突如其來的手術費。這句說話一出,我從醫療隊成員的臉上看到一陣陣的無奈:醫生護士們已經用接近成本的價錢為病人做手術,病人非但不領情,還要返過來喊貴,一片好心換來的不是連聲道謝,而是一番雖不直接不刻意,但無情的指責,難受吧?而我,看著醫生一面警告婆婆若然今年不做手術,來年就會盲了;而婆婆還是一直搖頭說沒錢怎做手術,我真想走上前為婆婆買單,買她餘生眼前的光明!幸好,基金會可以資助一些不符合條件但又真正有需要的病人,拯救幾條社會保障制度下的漏網之魚,但每每看到還有病人會因為經濟能力欠佳而失明,我心中不其然的嘆到:誰說金錢買不到健康呢?

「這隻眼睛已經盲了,你不用再費時間和金錢了,沒得醫喇。」陳醫生一臉無情的對跟前的病人說。

一些病人因為先天的缺陷,或是之前眼睛受過傷,或是青光眼導致眼底差,他們的視力會隨年月過去而漸漸下降。面對著這類病人,加上輪候的人數非常多,醫療隊的醫生往往只能直接將殘酷的病情告知病人;病人在聽到醫生斷症的一刻,縱使沒有表現在臉上,但我是切切實實的感受到病人心中的晴天霹靂和絕望。在那話聲剛落的三秒間,病人與醫生面面相覷,默然無語,一時間氣氛變得一片死寂。然後,有些人會選擇將問題重複說一次:真的沒得醫嗎?得到的,是再一次絕望;有些人會輕輕的應一聲哦,然後靜靜的離去。看著他們希望落空的背影,我已不懂得如何上前安慰了。

「這是先天性白內障,她已錯過了治療的黃金時期,手術後效果可能不太好。」行醫經驗豐富的湯醫生對一對姐弟和她們憂心沖沖的父親說。

在太平衛生院的這一對小姐弟使我印象深刻,因為來求診的病人之中,全部都是老人或中年人,唯獨這一對患有先天性白內障的姐弟與別不同:姐姐只有十五歲,而弟弟更只有十三歲。在輪候的過程中,姐姐大概在想著可能出現的黑暗未來吧,她眼睛漸紅,眼泛淚光,然後終於忍不住掉下淚來;作為應該堅強的男孩子,弟弟看到姐姐臉上的淚痕,大概也想到姐姐所想吧,小淚珠也奪眶而出,姐弟倆雙雙哭起來,那不是濠哭,而是靜靜的瑟縮一角,哭起來。站在一旁的我,試著代入她們的處境:有一天,某人告訴我,我只能在生命的頭二十年看見光明,往後的日子只能看見一片黑暗,要父母照顧一生;要牢牢的記著母親的容貌,因為往後只能用手去觸摸媽媽的臉;光明的日子一天一天的溜走,每晚睡覺前也要多望身邊的事物兩眼,生怕明早醒來再也看不見……想到這裡,再次,我只能上前為她倆遞上兩張紙巾。

「有位內地農村的女孩,她讀書成績很好的,將來大概會考上大學吧,但她的媽媽將自己女兒以一萬元賣上山作別人的妻子,後來那女孩三朝回門時在自己家裡上吊死了……」同行的鄧小姐在路上跟我說故事。

這事使我不禁自問:現在是西曆二零一一年嗎?想到這個女孩,我不自覺心頭一寒:內地的悲情事件多如繁星,活在幸福國度香港的我,想伸出援助之手予同是中華兒女的內地同胞,每每只能抱著「幫得一個得一個」的理念,但不幸的故事總是不絕於耳。我們能做的,大概只是避開負面的想法去維持信念,然後輕嘆一句:無計喇!

「作為一位醫生,技術還是第二,第一是溝通!」唐醫生用他古古怪怪的普通話對我說,說話的內容雖然正經,但他的樣子卻非常可愛。

唐醫生為一位曾經進行白內障手術的病人檢查,對她表示她的一隻眼睛因為之前手術失敗,不能再做手術了;然後他別過頭來對我說,這個病人在一些技術水平不高的醫生手裡給弄盲了。我聽到後,問唐醫生能不能告訴病人她失明是因為醫生手術出錯,他馬上對我說:你不能這樣告訴病人!我們一般會在術前告訴病人手術有可能失敗,成效因人而異,但不能說失敗的原因是技術失誤,這關乎與病人的溝通技巧,再厲害的醫生也不能保證百分之一百成功。其實,將事實的部份告知病人,是為她們好,還是將醫療界無法避免的失誤隱藏呢?我想,我們既要接受醫生是需要從失敗中累積經驗的事實,亦需要保護病人應得的知情權,要在兩者間取得平衡,大概很難吧。

「多謝你們哦!你們真熱心,肯來為人民服務,共產黨真好!」很多公公婆婆面帶笑容的跟我們道謝。

整個旅程最大的喜悅,就是看著一班老人家臉上的歡笑。記得抵達目的地的第一天,我走來走去的指示長者們到適當的位置輪候,匆忙間不少心與一位長者碰撞,我連忙回頭向他說不好意思,怎料他捉著我手連聲說不要緊,還多補一句:多謝你!我想,若然同一個碰撞發生在香港,被我撞倒的人大概會破口大罵:有冇搞錯呀行路唔帶眼!還有,當地的長者非常尊重香港義工和醫療隊,他們很服從我們的指令,例如有人在眼睛檢查的地方吸煙,香港義工要求他們停止,他們會立刻丟掉煙蒂,再傻笑。除了被尊重和被重視的感覺之外,我還得到了一點點與長者溝通的經驗,感受到一點點內地的民情,知道了一點點國內處事的方法。總而言之,能讓老人家重見光明極具意義,她們的笑容為我從事義務工作注入了動力,這次旅程亦為我將來的工作帶來了啟示。

義工   郭展堂

二零一一年六月

Comments Off

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