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g 05 2011

清新縣“扶貧復明”義工感想 1

Published by at 12:13 pm under 扶貧復明,清新縣

清新縣“扶貧復明”義工感想

( 手術階段 2011年7月1日 – 19日 )

踏上同一輛直通車,我再次展開七日六夜的扶貧復明行動,到清新縣跟隨新希望眼科醫院的外展隊為病人進行白內障手術。旅途中,我有機會學習一些術前的醫療程序和觀摩白內障及胬肉手術,所見所聞亦令我留下深刻印象。

白內障病人在進行手術前需要接受多項術前檢查,包括裂隙燈、角膜曲率計、超聲波檢查、通淚管和洗眼。而我在數日的行程中,接觸最多的是通淚管和洗眼。通淚管需要我用棉花棒翻開眼皮,然後用針插入淚點中,把針筒放平,再把針筒內的鹽水注入淚管,最後讓病人吞掉喉嚨中的鹽水。這個步驟對於熟手的護士來說,三十秒內便可完成,但對於初學的我而言,就是一個非常困難的挑戰。還記得第一次從姑娘手中接過針筒和棉條時,我的手在不停的顫抖;淚點是不難找,但就是怎麼刺都未能成功將針刺進淚點!加上病人有時候會喊痛,作為製造痛楚的我頓時感到不好意思。起初還可以告訴自己,初學者都是需要時間熟習吧;但到再多試幾名病人也失敗之後,我便開始為自己找藉口了:這個步驟在香港是用不同的方法做吧,不懂不要緊吧;將來或許會有正規培訓的,遲些再慢慢的學吧!我愈是找理由安慰自己,便愈是介意自己的失敗,說真的,在失敗過幾次之後,真的滿有挫敗感,我甚至懷疑自己是否不適合做一個醫生!

我最害怕就是學習一些難有實踐機會的程序,學量血壓我可以買一個血壓計在家練習一百幾十次,學心肺復甦我可以用假人重複練習,但學習這些非要用真正病人練習不可的程序,每每便因為擔心傷害到病人而戰戰兢兢。然而,內地農村的病人普遍都樂於做我們這些實習生的白老鼠,或者說他們沒有意識去拒絕;要是在香港,一個明明三十秒完成的步驟你用五分鐘才做完,還要我白白承受多幾下痛楚,我不拒絕才怪!

最後怎麼樣?在承受了首天的情緒低落之後,當晚我冷靜下來細心回想步驟的細節,然後翌日不斷請教指導我們的姑娘,請她看著我刺淚點時可有問題。原來,是因為我手執棉棒的那一隻手在翻眼皮時,只用力壓低眼皮而不是向下拉,淚點附近的組織未能被拉緊,以致淚點很滑,針每次都滑走。掌握到問題的關鍵之後,我終於成功通到淚管了!那一刻,信心都回來了,終於可以滿心歡喜的對自己說:我也不是這麼差勁呢!

還有,真的不得不慨嘆內地製造之差劣,我們用的棉花棒,拔出來的時候很多都是只有木枝而沒有棉花的!最高紀錄是連續拔十枝出來都是假的,真不知好嬲定好笑!

這次行程最難忘的經歷,可算是登上手術車,站在手術台旁目擊整個白內障手術的過程。雖然我不太熟識手術的過程,但看見醫生在短短十五分鐘內,先在眼睛上弄個切口,然後打碎晶體,再用水將晶體沖出來,最後植入人工晶體,一切都來得很快去得很快。醫生和護士之間的合作也很厲害,手術護士像是通曉每一個手術步驟,醫生不需要說一個字,護士便能遞上醫生所需的器材,可見團隊間合作的重要。看著手術進行其實是挺恐怖的,因為病人的眼睛會被儀器撐大,然後眼睛裡又會不時有血液流出來,整個氣氛就像是有人用血淋淋的眼睛瞪著我,使我不禁心頭一寒。

在眾多求診的病人之中,有三位長者令我印象深刻。第一個是一位在篩查時候見過我的叔叔,他這次回來做手術時,甫見到我便走上前對我說:「哈哈,我認得你呀肥仔,你經常笑笑口的!」雖然我並不認同我是個肥仔,但被一個不認識的人記得令我感覺良好!第二個是一位八十歲的婆婆,真的不能不佩服鄉下人的毅力,這位婆婆和她的兒子和媳婦走路走了八個小時來到衛生院做手術!是八小時哦,要我坐八個小時車也很辛苦吧,何況是走路?婆婆不能坐車,每次坐車都會因為晃動得厲害而嘔吐。路途之中,她只靠一枝竹和一袋麵包就走過來了,手術完後還要在隔日再多走八小時的路回家,這是活在交通方便的香港的我沒法想像的!婆婆的兒子和媳婦也得值得欣賞,我想這才是真真正正的孝順,孝順不是掛在嘴邊或用物質堆砌的,孝順是要用行動來表現的,有朝一日,我的母親要我陪她走十六小時的路,我又做得到嗎?

最後一個婆婆是我見過年紀最大的人,她已有九十八歲了,整個身體都是骨頭,在她身軀上已找不到多少肌肉,她一對眼睛也看不見了。做完手術之後,我站在她的旁邊,看著醫生為她拆掉眼包,然後問她看不看得見坐在她旁邊的媳婦。婆婆沒有回答,只是指著她媳婦微笑著點頭。重見光明的喜悅,大概不只在婆婆的臉上找到,對於站在旁邊的醫生和親人,也是震奮人心的一刻。

夕陽西下,完成了三十多台手術的唐醫生走下手術車,碰見剛才躺在他手術台上的婆婆撐著一枝竹慢慢的走過,他一臉滿足的對我說:「這個阿婆是雙盲的,明天就能看得見了!」從他的臉上,我記起當初我為甚麼想當一個醫生了。

義工  郭展堂

2011年7月11日

Comments Off

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