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b 01 2004

我對山區農村義務工作的理念 謝士恆

Published by at 9:30 am under 參考文章,理論,義工感想,關於我們

我和大多數的中國人一樣,都希望農村能夠維持穀物的生產,都希望農村的入息每年有増長,都希望農民的下一代能夠經過教育和自我的努力而脫貧,又希望在經濟發展的前提下能夠保存生態的平衡, 更加希望希望
又希望……
又希望……不過, 如果每年都是要有這樣的希望,不知道要等待到什麼時候才不需要講希望,而能夠看得到結果。單純的談希望,變成了喊口號,為什麼我們不能看到在希望的盡頭,是怎樣一步一步地把希望變成事實。

【山區窮村,才需要我們時常提及和關懷】

有時候,我會有些懷疑,時常提及的農民、農業,是否和我想像中的一樣; 其實,所提及的農民 ——- 是住有廣濶的平原,有好的泥土,水源,大片耕地,可以種植稻米、 麥、 或是蔬果。還是指那些較小規模的,臨近江、河邊的市鎮,圍繞着很多小工業,交通便利的。又還是指那些在半山,交通還可以,農地雖然小一些,但可以自給自足。還是指在山上,水源又困難,大雨時山洪,冬天乾旱,土層又薄,交通又不方便,醫療又勉強,教育又流於形式。其實,他們所說的農民,究竟是指什麼樣的人呢? 以我愚昧的想法, 他們是講後者, 因為前三者, 根本不需要大的資助, 國家已經有許多科研院,教導他們種植優質的農產品,另外有工業的,國家也有其安排,所以我覺得,山區裏的窮村,才是需要我們時常提及的希望和關懷。不過,山區因為這樣的荒蕪,反而污染較少,因為人口稀疏,可以破壞的都已經破壞了。反而前三種〝農村〞,他們只顧向〝錢〞看,環境污染十分嚴重,不用等將來,現在能夠有清潔的食用水,已經是很缺乏。所以,解決最貧困山區農民,不單可以幫助願意爭取的人一個穩定的家園,亦同時可以解決前三種位在下游的食水問題,真是一舉幾得。

【如果單是去做救濟、派東西給農民】

其實,怎樣才算是幫助窮山區的農民呢?我們有沒有一個基本的目的?如果,單是去做救濟、派東西給農民,會否製造出一種意念——— 窮、就是事業。因為只要他們繼續窮,就能夠無條件地得到各方面的資助,在這樣環境下長大的小孩,又能夠學習到些什麼呢?如果這樣質素的人民,不能夠和山區的泥土,環境混為一體,而只是向外不斷求取,這樣是錯在貧農?或是錯在無條件扶貧的意念上呢?

如果要使到山區的人重新站起來,不再在山上各自取最多的益處,例如:砍伐最後一棵樹,刮光最後一片草,〝開荒〞最後的山場。這樣,我們一定要有一個新的思維和很清晰的目標。

我們只是扶助那些願意爭取的農民和小孩。
又怎樣能夠做成穩定和希望?
什麼是穩定?

穩定應該意味着有長久的工作,而工作可以和山場的改變聯繫上,即是説一個有能力和負責任的工人,假以時日,管理階層應該在適當時候,分配一些山場收入給表現好的工人。這是暗示,若無經濟效益的發展,是不能夠長久的。所以,管理階層在編撰一套計劃改變農村的同時,一定要顧及到經濟效益,不能夠永遠單是投資下去,更不能夠使到好的工人和山場的經濟全脫節。沒有歸屬感,是很難使有志氣的人對山場忠心。

【造水,就是改變山區貧困的第一步】

人的基本需要,是有水飲、有食物、有自由言論,適當的衣服,一切都要從水做起。

造水……就是改變山區貧困的第一步,亦是最重要的一步。因為未種植成功之前,便要先解決路的問題,所以,當我們一談到改變山場的時候,在腦中要時常提着自己,路就要跟着來;不過,一有路,雖然可以給人方便,亦會帶來很多不好的事情,例如:偷樹,在路旁建房,在路旁搞開發…… 其目的只不過是想阻礙工程,而希望從中取得利益。所以,無論做任何山場,路要買下來,路兩旁的五米,也要買下來。

造水的“造”字才是這個辦法的基本,山區用長流水會是最安全的,亦即是等於食山泉水,所以山場一定要擁有到最高點,否則,將來有人在上游放污染物,使一切都會徒勞無功。

至於造水的過程,我已經說過和寫過很多次,這裡不再重覆,只要認真落實,是一定成功的。只要領導層是有心,可以靈活處理(有些腦筋,靈活處理不同的地樣貌和土質),造水應沒有問題。

路,不單是方便改變山場,亦可以方便運送農作物到市場買賣。提到買賣;窮山區能夠把農作物送到集中地買賣不容易,如果沒有一個公平、公正的辦法去收購,那麼,農民一年的辛勞就要依靠私人的收購公司了。這些私人的收購,如果是好的,固然可喜:如果是不好的,他們明白農民無法把這些會腐爛的農作物帶回村去,變成沒有競爭,把收購價壓得很低,使辛勞的人,賺錢少,中間的人,賺錢多。

【政府的平準作用】

政府應該安排中央收集點,按當時的農作物市場價格收購,但絕對不可以預先安排農民種什麼種類,因為如果一齊種同一樣的農作物,泥土會失去同樣的養料,況且出產太多,價格下跌,得不償失。不過,在我們改變的山場內,這些事應該不會發生;因為造出來的水可以賣,有水以後,在集水區以下,可以種經濟作物,可以有魚塘;而樹方面,可以種些生態樹種,果仁樹種,香料木樹種,木材樹種,教育樹種……開始了投資改變荒山的計劃,時間越長,越有經濟效益。在些期間,當樹苗長大,教育林區可發展成生態旅遊教育點,改變荒山,是一個多方面的經濟效益。大概要預備二十年的時間,整個山場才可以算是穩定下來,雖然中間的時間,也會有經濟效益,不過二十年後,就會生生不息地製造出很大的財富。

舉一個例:如果種樹十萬棵,而全部都是木材林,每一棵樹成本三元,(樹苗加人工) ,二十年後,這一棵樹都應該值大約一百元,總價值約一千萬元。但十萬棵樹的覆蓋,只不過是用了四百畝山場。但種植山場面積,至少也有幾千畝,第二年又種十萬棵,如此類推,可以想像,二十年後,總價值會是多少?所以,在計劃改造山區的同時,一定要明白……沒有好的管治,一切都是白費。

如果有一組人負責管理而過了一段時間後,發覺山下很多人、工業……都要依靠他們的食水……名,而這組人又能夠動用頗大的財富……錢。這兩樣,歷年來,名和利都是一面照妖鏡,我們就會明白,要找人管理這些事,在開始時,多重要。

【穩定跟你做工的工人】

要穩定跟你做工的工人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因為在窮山區還會留下來的人,不難想像,會剩下些什麼,有志氣,有能力的大多都離開了,再就是有些錢的人(在窮困地方還能賺錢的人,工作能力好些?)亦遷走了,剩下來多數都是小孩和年紀較大的人,和一些有私人理由不走而留下的。在這一群人裏面,很多都已經窮慣了,窮……他們已經習慣;責任……他們不習慣。何況,近幾十年都流行扶貧,所以,繼續窮,便是他們的職業,只要他們能時常提起各方的善心人注意,使善心人的關懷變成了是他們的權利,他們已經成功了。所以,在我們見到的窮山村,很多年輕一代,都無所事事,尤其是男孩子,因為讀書,對他們沒有好處,如果去爭取,反而是他們眼前的失敗,因為爭取到小成功,下一次來調查的人就會希望他們多一點成功,所以,便會要他們越做越多,直至一天,那些扶貧者覺得不需要扶而離開。那麼,做好又有什麼用?只要一開始就選擇失敗,不用辛苦,又有人關心,何樂而不為。見過多少個扶貧區,多是越扶越貧,而能夠真正重新站起來的。是要有人格、有自尊、有自信。

何況扶貧又怎樣落實?又有多少個扶貧者走進山區內,又沒有路(摩托不能到,要步行十分鐘至二小時才到),有多少人會去認真了解其困難的原因和需要,有沒有明白到怎樣才算是一個窮家庭……分了家的一個人可以算一個家庭;未分家的可能十多人算一個家庭。沒有了解,又怎能去判斷呢?

有很多扶貧者,都是把扶貧的資源交給當地的掌權者,其結果,就製造出一層本來是沒有很多權力的人,現在,因為掌管了外來資源或錢財,可以做到很多以前他們做不到的事。我們固然希望這些掌權者,個個都是公平、公正、心地好。但這希望真是和神話故事差不多。

孩子從小就沒見過好的榜樣,只見不太久時,就會有人來派東西,因為他們窮。所以,平時學時髦,到派東西時就立刻表演窮了。但如果自小有一個地方能開開心心過日子,領導者、管理員給予好的榜樣,從小學會紀律和怎樣學習的方法,互相照顧,而最重要,就是學習做人和做畜牲是有分別的。如果小孩能學到禮貌,學業成績好,互相愛護,幫忙,那麼,這個地方,可以支持其入學,假若家庭有突變,小孩子又能達到要求,這個地方,便可支持小孩基本需要;所以,一個好的圖書館是不能缺少的。

【圖書館,又是一個什麼地方?】

圖書館是一個溫馨的大家庭,很多窮村家庭,供小孩讀書是一個沉重的壓力,如果小孩是一個願意爭取的人(人是每一個算的) ,這些問題,不用家長担心,圖書館自然會給予適當的支持。如果小孩根本不想讀書,不想學禮貌,又或者是很自私,支持也沒有用。

一個願意爭取的小孩是不會增加家庭負擔的。所以圖書館是開放的,由三歲至六年級的小孩,好像另一個家一樣,可以自由出入,沒有登記名字,學到什麼是小孩自己爭取的。所有學習內容,都早早張貼在牆上,任何人都知道圖書館是教什麼的。教學的方法也很隨便,就像媽媽帶小孩一樣,很多應該學的,如禮貌在平常舉動中教導,例如:派餅,就不能一湧而上,應學會好好排隊,如果不守規矩,就要到隊尾重新再排。學數學,當作遊戲,學詩詞,又當唱歌。三年級以後,學習方式有些不同,但都很靈活。

如果孩子家庭出現問題,圖書館會給予適當的支持……只支持已經表現是願意爭取的孩子(有禮貌,學業好,助人) ,所以,圖書館的管理人員要對每個小孩子有了解,在這方面,圖書館又負起了社區中心的責任。

圖書館的教育目的:就是希望教孩子怎樣學習,而不是教孩子學習什麼。因為能夠明白怎樣學習的人,就會在需要的時間,學習需要的技能,變成可以自然地,終身自覺地學習;因為不懂的知識永遠都比懂得的多。

一個成功的人,在圖書館的理念,是需要:聰明(天生的),恆心、智慧,而智慧是永遠求之不盡的,所以在圖書館門口已寫明「好學近乎智」。

如果不能改變困難的民生,不能給予貧農一個脫貧的機會,任何計劃都只能夠是計劃。所以,單純建學校,而沒有跟進所教出孩子的成果,無條件的扶貧;對好的人來說,就是暫時幫忙;對不好的人來說,就只製造等救濟的下一代。故此,不能只想改變山區的一小部份,應該有全套的計劃,在造水的投資和時間中,應該可以整套方法一起做。

【改變山區的目的】

不要忘記中心目的,就是穩定……穩定民心,穩定願意爭取的人留在山區工作的機會,不用跑到城市去。

第二個目的就是希望……希望不永遠是簡單的廉價勞工,老來工作能力下降時,又無積蓄,更不要說有病了。希望亦包括貧農的下一代如果願意爭取,不用擔心經濟上的困難。

穩定和希望,就是窮山區改造的指標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  謝士恆   2004年2月 病中

No responses yet

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.

Trackback URI |